A-A+

兄弟,一路走好……

2014年06月22日 我的生活

最近几年,连续有两位要好的兄弟(都是同事)离开了:07年春节前卒然离世的军,和饱受一年多的病痛折磨,前天刚走的星。

07年的时候,我还没有建立这个博客,所以没有记录下来。而现在,在星走的时候,我要把这些写下来,这是人生的一部分。

先说星。

今天举行他的葬礼,单位去了一部分领导和同事,但我没去。

今年春上,几个要好的同事结伴去看他,我也没去,只是让捎去了我的慰问金。

年前的寒冬腊月,听说星已经病危,单位组织募捐,我也只是默默地尽力表达了心意,当时想或许单位会委托我为代表之一前去,但我会拒绝的。

虽然累次的表达心意,我都尽力拿了慰问金,远超于普通的同事,但这对于星来说,无疑于是杯水车薪,因为他得的是脑胶质瘤(不知道这种病的请查看百度百科),服用的每片药都要800元。更要命的是,他的胶质瘤偏偏长在脑干部位,这就注定是绝症。

07年到08年我和星还有另一位同事三人一起下乡一年,我俩都是实诚人,所以我们的关系自然要比一般同事好上许多。但不是那种整天厮混一起的酒肉朋友,而是有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味道。这也与我不善喝酒不爱打牌,并且我们两个都是顾家的“好男人”有关。其他的同事都会经常聚在一起喝酒打牌,而我们两个则几乎没有。

去年春节后上班,我因长坐电脑前,害了几天颈椎病,脖后痛得很。下班时与星同路,他也说得了颈椎病,导致一侧的手无力,已经输了好几天水了(打点滴)。我很奇怪,得个颈椎病,至于要输水吗?当时也都没放在心上。后来又过了十天半月,突然知道星请假了,但也没多想,再然后就听说他去北京检查病了,再然后就听说是脑胶质瘤,其间听到同事议论,得这个病一般只能活几个月……

真是意想不到,这么年纪轻轻,这么好的一个人,噩耗!这是几年前军卒然离世之后的又一个噩耗。

星从北京回来后,我去看他,剃光的头上刚长出不长的头发茬子,人突然间消瘦后导致眼窝深陷。不过当时精神状态还算可以,就是那时知道了,每吃一片药都要800多块。他还不算悲观,对能治好病还抱有相当大的希望,我只能鼓励他乐观一些,多出去走走。

其后又去看他,给我说到,感觉去幼儿园接女儿放学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而在这之前,有时太忙的时候,竟会觉得是和种负担。偶然看到了街旁一对炸油条的夫妻,突然间觉得他们好幸福好幸福啊!就这样起早贪黑,夫妻同甘共苦,是多么的幸福啊!星说,之前从没有这样的感觉,现在却有了这样深切的感觉。

再之后,我就隔了很长时间没去看他了。突然我感觉到,隔了太长的时间之后,我竟然开始回避见到星了,实在是因为我不想看到他一天天消瘦,一天天憔悴,一天天暗淡下去的生命。我不知道见了他,我要怎么说,我要怎么做,因为任何语言都是苍白的,任何行为都是无力的……以至于前面提到的集体去看他我都没去。我承认我是自私的,因为自己的脆弱,在星最需要朋友安慰的时候,我选择了逃避。

我就这样做了可耻的逃兵,心里很愧疚,星已经去了,我太让他失望了,希望他不要记恨我,但我在心里的感情,相信他是知道的,因为他当面对我说过,我是个重感情的人,因为他听说我知道军死的消息时号啕大哭。但是现在,我的所做所为却是那样的残忍,那样的无情无义……兄弟,对不起,希望你懂我,不要太记恨我……


再回忆军。

军出事是在07年的春节前夕,我参加一个同学的婚礼回来,走到街上遇到一个同事,然后问我,军出事了,你知道不知道。出事?!出啥事啊?我问道,能出什么事,死了。我倒吸一口凉气,我印象中之前从来没有这么惊讶过。然后我在街上见到了妻子,给她说了这个事,刚说了两句,我就忍不住号啕大哭起来。一个大男人,就这样在大街上当众大哭起来,一方面说明了我的脆弱,一方面也说明了我对军的感情。

军是武林高手,因为他毕业于河南大学武术系,而众所周知,河南是少林武术的发祥地,所以是有深厚的武学底蕴的。但也就是残酷的习武生涯为军的卒然离世埋下了伏笔。

军家在乡下,又年轻未成家,孤身一人住在单位分给他的一小间房子里,我闲时经常到他屋里去玩,我俩也投缘,很快成了好朋友。军长着一张娃娃脸,身材很瘦小,军说是因为从小习武拉韧带,影响了长个,这个有道理,因为杂技团的演员自小就练的话,通常身体也都比较矮小。军说话比较迟钝,当然我也好不到哪去,不过比他要稍好一些。我能力不足,但军却信任我,还让我协助弄过一次武术班,但可怜我也不会做招生宣传,最后只招了几位学员,但军还是很认真地把这期培训做完了。

军还让我帮他介绍对象,孩子的大姨帮他介绍了一位同事,遗憾没谈成。后来别人又帮军介绍了一位,听他说感觉还不错。她还赞助军买了一辆电动车,买车还是军让我和他一起去买的。买的是辆英克莱电动车,军较瘦小,那辆电车相较他的个头就显得有些大,并且我感觉这个大款的英克莱车有个缺点,就是骑行时车把抖动得厉害。但当时以为大款的电动车都是这样的,所以就接受了。

买车后没多久,天已经开始冷了,那天刮着大风,中午我知妻子带着女儿在街上准备买面条回家做午饭,接到了军的求助电话。军说他现在在市郊,出了一点意外,骑车摔倒了,轮胎撞破了。我当时就相像不出,怎么骑的,怎么摔倒的,会把轮胎撞破。然后我找到买车的地方,老板也很热情,专门开车跑到了事发现场。我才看到军竟然骑车冲到了路旁的绿化带里,撞击到绿化带外缘的石质围栏时,把轮胎撞破了,铝合金材质的轮毂竟然也撞烂了一块,可想当时撞击时速度是很快的。我就疑惑怎么会骑车冲到绿化带里,军说他也不清楚怎么就撞到这里了。车行的老板又驱车返回取了一个新轮胎回来才把车修好。车修好后,我说军你也别骑了,不放心,你先坐老板的车回去,我帮你把车骑回去。当时天已经相当冷了,骑车回去后,军还到餐馆请我吃了午饭。

后来临近春节,军还说要到女朋友家走亲戚时想让我和他一起去。我自知自己也不会说话,所以推脱,军坚持要我去。可是军没能等到那一天,之后军就出事了,是骑电动车撞到了马路边的隔离护栏上,送医院后没能抢救过来。之后才知道,军在大学毕业时就因习武导致的头部的伤住过院,我也听军说他毕业时耽误了考研,但没说具体原因,想来就是因为头部的伤。后来想想军说话迟钝,莫非也与头部的伤有关。我又联想到军前不久骑车冲到绿色带上,还有这次导致丧命的撞到了护栏上,莫非也是与头部的伤病发作有关?亦或是前面提到的英克莱电动车车把过于抖动的原因?但这一切都成了未解之谜了。

转眼已过这么多年,军的那张可爱的娃娃脸依然在我的脑海中浮现,这次又加上了星。庆幸的是,我当年没看到军撞后的惨状,现在因为我的逃避,也没看到星病危时那被病魔折磨的形销骨立的惨相,所以浮现在我脑海中的依然是他们健康的音容笑貌。

兄弟,对不起,尤其是被病魔折磨太久的星。

兄弟,一路走好……

微信扫码
支付宝扫码
请打赏,这是对本文作者最实在的帮助和鼓励!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