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致童年,中原80后怀旧必听歌曲《机器灵 砍菜刀》

2014年07月06日 大千世界

三好公民是一个比较怀旧的人,对于早已逝去的童年时光很是怀念,今天偶尔听到了由山东济宁歌手张卫创作的一首歌曲《机器灵 砍菜刀》,一开始就发现其中的很多童年的游戏项目正是自己小时候玩过的或见过的,而歌手演唱的口音还很像本地的,于是就让我对这首歌产生的兴趣。

然后在网上搜索得知,原来创作和演唱者是山东济宁歌手张卫,和我的家乡同在中原,离得比较近,所以童年时玩的游戏和说话的口音自然就接近了。

我们先来看一下歌词:

是不是一个人太久了 总觉得时间在翻倍的过

我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 只觉得丢了很多

星星还是那颗星星 但被霾遮住了光明

我怀念狗屁不通的光阴 最初的节奏你听

(二八二五六 二八二五七 二八二九三十一

三八三五六 三八三五七 三八三九四十一)

你知道我有多想回到老家和泥巴

再邀子那些光腚伙家去坑里逮青蛙

给俺爷爷卷袋烟叶 听俺奶奶拉拉呱

他们这一代人没有文化但是很伟大

我想不起来那台黑白电视演哩啥

也想不起来鞠萍姐姐当年说哩话

我找不到我跳房子踢哩那片瓦

谁知道我哩弹球和票夹都放哪里啦

一个沙坑一个秋千俺就能玩上一天

饿了爬到树上摘点槐花吃点榆钱

马泡有多香 桑葚有多甜

溜溜菶菶架戏台 再抓把黑添添

谁捅了马蜂窝谁被蛰哩疙瘩多

谁晚上尿了床白天就得少玩火

谁骑着大梁自行车 扎过麦秸垛

谁哩作业最多谁就捞不着一起唱儿歌

机器铃 砍菜刀 恁那边哩紧俺挑

挑谁吧 挑 挑的那个人已经回家了

机器铃 砍菜刀 恁那边哩紧俺挑

挑谁吧 挑 挑的那个人已经回家了

我想俺姐姐分给我哩那块糖疙瘩

我很后悔当年为啥老是欺负她

现在我有了小外甥还在欺负她

我说老姐啊老姐 你真的辛苦啦

每天放学俺爸爸都会骑车接我回家

他说谁吃饭吃哩多 他就给谁买贴画

偶尔老师也会叫他去学校谈谈话

他回来打了我一巴掌他自己也哭啦

俺妈妈给我打哩毛衣总是有点儿大

直到长大以后我才明白那是因为啥

她的委屈都在心里从不善于表达

但我知道她最牵挂哩就是俺姐弟俩

其实我很想看俺爸爸妈妈再吵一次架

但是94年哩全家福往后不再有啦

爸爸 妈妈 姐姐 你们都还好吗

我很想你们 更想回咱以前哩那个家

机器铃 砍菜刀 恁那边哩紧俺挑

挑谁吧 挑 挑的那个人回不去家了

机器铃 砍菜刀 恁那边哩紧俺挑

挑谁吧 挑 挑的那个人回不去家了

我多想和俺老表再一起逃节课

去蒙山商场打游戏机一直打到饿

抽哩第一口烟应该是两毛钱哩飞鸽

喝哩第一口酒是不是兰陵我不记得

我踩着张家斌哩肩膀爬过几次墙头

和赵顺去工地上偷过几个钳口

在体育场拜把子磕过几个响头

看看以前哩合影 造型 儿哩 全是非主流

在路边听我和君耀唱歌哩人 成群结队

他们说俺俩玩音乐 其实俺俩是为了漏味

有人看俺不忿儿 是为了争小闺女

想想那些屁事 哎呦 真是味儿

能弥补失去哩童年也莫过于咱们哩初恋

那时候什么都不图只是一味地想和她见面

看着她哩照片 感觉每天都是晴天

那些上课传过哩纸条现在只能在心里默念

机器铃 砍菜刀 恁那边哩紧俺挑

挑谁吧 挑 挑的那个人已经长大了

机器铃 砍菜刀 恁那边哩紧俺挑

挑谁吧 挑 挑的那个人已经长大了

我写了这么多不是想歌颂我哩童年

只是想把咱80后哩回忆翻出来做个意见

给亲情留个纪念 还爱情一次祭奠

对兄弟们说声抱歉 一起挥手向青春告别

在传统教育和独立之间迷惘地寻找出路

我们扮演了改革开放哩宠儿 尴尬哩幸福

你有多久没对着自己哩眼睛 好好认个错

那么接下来让咱们一起对号入座

有多少人为了眼前放弃自己的明天

有多少人为了明天又在扼杀今天

有多少人为了今天寄生给了欺骗

又有多少人欺骗只为换取一丝尊严

有多少人为了尊严却活在别人的胯下

有多少人活在胯下只为养活他一家

有多少人为了一家老小四海为家

又有多少人漂泊日夜思念朋友和爸妈

有多少人指手画脚的给别人讲着道理

有多少人讲完道理自己却不讲道义

有多少人纹着道义却出卖自己的兄弟

有多少人从你的兄弟变成了你的凶器

有多少人付出总是很难得到回报

有多少人面对镜子留着眼泪微笑

有多少人笑着在暴雨中疯狂奔跑

有多少人为了名利戴上了冰凉的手铐

有多少人为了苟活背叛了最初的理想

但坚持了理想的却又混不到车房

有多少人为了车房要还一辈子外账

他还了外账也是拆了东墙补上了西墙

有多少人的婚姻没有出现过裂缝

嘴上骂着小三自己却破坏别人的家庭

有多少人的亲朋好友被钱给逼疯

他却无动于衷的在夜总会里晃着筛盅

有多少的通讯设备安装了无数的功能

但总是和最亲最近的人无法沟通

有多少人多少事儿其实我们都懂

但懂的太多最后智商变成了狗熊

有多少人听到这里听着听着累了

有多少人听到这里听着听着哭了

有多少的故事我们永远回不去了

有多少我们思念的人在天堂里听着

机器铃 砍菜刀 恁那边哩紧俺挑

挑谁吧 挑 挑的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恐怕这是我目前见过的最长的歌词了。家乡在中原的80后朋友,有没有在其中看到你熟悉的童年生活呢?

下面我们一起来欣赏一下这首《机器灵 砍菜刀》,来向我们逝去的童年致敬!

微信扫码
支付宝扫码
请打赏,这是对本文作者最实在的帮助和鼓励!
标签: